引羽不是银鱼

嗨你好啊,可以点开看看吗?

这里引羽,喜欢的东西很多,写的东西也很多,我是认认真真的守护和爱着他们的,我知道你应该也是呢/笑,所以请相互尊重。

明唐明掌中宝,王方王朱砂痣。还喜欢喻黄周江伞修钟柳之类
cp可逆不可拆,不要在我面前撕谢谢。有些cp洁癖,cp的flag就没倒过。

接受各位的批评和教导。会努力的。

王杰希和王不留行就这么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而治疗之神的白光会永远照亮他前行的轨迹

扩列敲495349980,愿意做你的倾听者

【方王三十题】罂粟--死亡的爱

有私设
食用愉快( ॑꒳ ॑ )

罂粟花开花落,只为一句不悔。

当方士谦踏入这房间一步的时候,脸上忍不住轻微的抽搐了一下。

整个房间都挂满了用金花点缀的淡金色织锦。在房间的凹处,有一样长沙发模样的东西,上面放着把宝剑,剑柄镶嵌着一颗颗晶莹夺目的宝石。从天花板中央垂下一盏镶嵌了数颗星钻的吊灯。貌似是为了表现主人的高雅,房间中央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字帖,十方宝砚,各色笔筒,倒是成了整个奢华房间里最突兀的地方。

面前那已然步入有些油腻的中年期的男人自然是注意到了他的变化,吸了一口手中的雪茄把烟全数喷在了他的脸上,只得屏住呼吸等待那呛人的烟味散去。方士谦的脸有些青,他看着面前环抱莺莺燕燕的人沉默着,等待他的命令。

“哎呀SQ,你知道你现在已经出名了不...”

男人挑起身边一个女人的下巴捏着,微笑着看着他。被他侵犯的女孩瑟瑟发抖着低下头。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真的能做到,那TM的个小兔崽子已经是我的肉中刺很久了啊...今天你就去把他审了吧,省的我心烦。”

方士谦看着人居然当着面就对这些女人动手动脚心里不禁一阵恶寒,强压下去整理好表情点头,手指轻轻磨蹭胸口佩戴的十字架。

“怪物也会有信仰...呵傻×......”隐隐约约的声音从紧闭的门里传来。

不知道为什么柔软无比的地毯会让他觉得紧绷,复杂的心绪侵占了他的大脑。他一点都不想对在监狱里的人怎么样,就算他是他所谓救命恩人的死对头。

他会在乎自己讨厌烟味。

“士谦不喜欢烟味儿?那我就戒掉好了,反正这着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今天还抽一根行不行?”

他会知道自己拥有信仰。

“这个十字架是我给你定制的,喜欢吗?你戴着很好看。”

他把自己当人。

一直以来都将一切与自无关的事情置之事外,一个人刀尖舔血,在这个痛了又痛的世界走了又走,谨慎的对待一切,小心的隐藏自己,把所有喜爱的厌恶的深深隐瞒在心底,不对人提起,为的不过是活下去罢了。那些痛苦如罂粟的枝叶一样在心底蔓延,早就已经麻木了罢。

禽兽尚且有半点怜悯之心,而我一点也没有,所以我不是禽兽。

我是怪物啊。

我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学会爱人,早就死亡了啊。

终究还是倦了,有些事情,是无能为力的。

冰凉的地下室是熟悉不已的回忆了,几缕残阳照在那里却被无边的黑暗所吞噬,曾经的血色鞭挞现在仿佛在他面前一遍一遍的重现,一层一层按照boss的审美布置的如同十八层地狱一般的监狱,血腥而富有诡异的美感。笔直的走廊上一排排站着的人对着自己鞠躬敬礼,但他知道,这只是恐惧而已。

方士谦第一次有不敢面对别人的时候,他沉默的看着面前的铁门,犹豫了半晌,终是动手推开了它。

他会想办法把他放走的,他太熟悉这些被酒池肉林养肥的人了。

本应该被铁锁捆住的人安然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的到来似乎是惊喜一样轻轻笑了一下,随即皱起了眉,起身不由分说的把他抱在了怀里,半带责怪的说他。

“心里没点数?不知道地牢冷吗?”

.......怎么回事

方士谦懵了,不知所措一般愣在原地。他,业内最恐怖的杀手阴谋家第一次感受到被反将一军的感觉。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般。

对不起,主啊。

就让我沉醉在...敌人的温暖中吧。

士谦。

你不是怪物,你是被他们剥皮抽筋改造成的,他们会付出代价的。

你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所以,回到我身边吧。

我来复活你。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上一棒 @玄灵
下一棒 @挽雨念秋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