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羽不是银鱼

嗨你好啊,可以点开看看吗?

这里引羽,喜欢的东西很多,写的东西也很多,我是认认真真的守护和爱着他们的,我知道你应该也是呢/笑,所以请相互尊重。

明唐明掌中宝,王方王朱砂痣。还喜欢喻黄周江伞修钟柳之类
cp可逆不可拆,不要在我面前撕谢谢。有些cp洁癖,cp的flag就没倒过。

接受各位的批评和教导。会努力的。

王杰希和王不留行就这么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而治疗之神的白光会永远照亮他前行的轨迹

扩列敲495349980,愿意做你的倾听者

【方王三十题】鸢尾--想念你,好消息。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求求你住手吧......我如何能.......”

血泊中灵气和生气如水气一般散去的人正拼尽全力推拒那个紧握他手的人送来的灵力。

“谢谢你...我能陪着你这么多年已经很满足了啊。”

“虽然我不能再陪着你了呢。”

“闭嘴!!!”

“诶哭什么啊,别哭了...不好看。”

“咳,我告诉你个秘密啊...”

“你的仙位我是故意没给你抢到的,因为我想你多陪我几年,很自私吧?......能不生我气吗?”

“我命令你闭嘴!!!”

“咳咳咳,好吧你果然生气了......”

“那我再告诉你个秘密哦......”

“我啊,大逆不...道了呢,你明明是那么高高在上的族长,我却胆敢喜欢...”

“方士谦!!!!!!”

什么族长什么仙神,如果没有了你,就算给我这天又有什么意义呢?

面前的人渐渐化为点点微光,在自己怀里消散而去,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总觉得那人还在自己耳边如往常那般轻轻撩拨了一下,撩的人耳畔发痒,连鼻子也痒了起来。

可为什么心是痛的呢?

真不公平。

王杰希默默端详着手里的一颗鸢尾花的种子,种子上化出些许银光。

“明明是代表好消息的花朵......为什么现在就余下这思念了呢?”

“孤王怎么可能抛下你呢?我...一辈子都离不开你,看,我现在就开始想念你了。”

“你以为自己区区一株凡花很厉害吗......没有我保护你你早就......”

当人找到这族王的时候,就看见一袭白衣静静的跪在染上血色的林中,眼神涣散着,手中躺着一颗种子。

“王,让老身来帮忙吧?”满头白发的老人看着面前的自己从小带大的人粗糙但却小心翼翼的动作忍不住轻声道。

“婆婆不必,我想自己来。还有您不必叫我王。”人连忙挥手制止。

那人眉眼紧皱,修长的手指在植株刚刚冒出的细嫩芽叶上轻抚,被压缩的纯白能量涌进植株中,随机肉眼难以捕捉的缓慢生长起来,半晌已经有了原先的三倍。可人似乎不满足就这样而已,继续送着能量,似乎想让这还没有苞的鸢尾马上变成那个温柔的,嬉笑着的人。

那个思念着的人。

“小希......啊不,王。切莫再继续了罢,再继续就要把这花儿撑爆了...”老婆婆见着人还不打算住手收力,连忙出言阻止道:能得到您的能量它已经十分有幸了,贪多嚼不烂啊...”

纯白泛金的能量一顿,停在指尖环绕着慢慢被人收入体内。面上竟泛出些许委屈的表情:“婆婆......我想快着些.......”

“我知道,我都知道。”老人轻叹。

日复一日,鸢尾在王杰希的悉心照料(差点弄死)下也算平安长大了。虽然那速度令人堪忧,但是据婆婆的话:“这花儿除了王谁都不给照顾,能活到现在已经非常顽强了罢,你看看王都是怎么对花儿的。”

第一百年,族内内乱的时候,王把还未长出花苞的鸢尾直接捻出来放在怀里,以雷霆之势平定内乱。差点也以雷霆之势弄死了人家。

第二百年,族内大典的他直接把刚探出淡青色花苞的鸢尾放在族后之位上,并且对所有来观礼的人宣布这是他童养媳。

第三百年,族内的老顽固们把百十张适龄世家女子的画像呈上去,摆明了催婚态度后,王杰希就直接动用族长权利,宣布将于三月之后于他的鸢尾花定终身。

请柬不由分说的全数送了出去,族内哭着喊着来劝他放弃的人们也毫不客气的全数送了出去。

是夜。王杰希满意的看着各种的布置,轻抚着花苞的茎叶,叹道“你不会真的忍心,让一株植物与我洞房花烛夜吧?是谁当年说要亲手掀开我的盖头的?嗯?”

晚饭轻拂过纱帘,一瞬间的轻香不免使人恍惚起来。王杰希感觉耳后一痒,就被人搂住不得动弹。

“我说的,不反悔吧?”

评论(1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