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羽不是银鱼

嗨你好啊,可以点开看看吗?

这里引羽,喜欢的东西很多,写的东西也很多,我是认认真真的守护和爱着他们的,我知道你应该也是呢/笑,所以请相互尊重。

明唐明掌中宝,王方王朱砂痣。还喜欢喻黄周江伞修钟柳之类
cp可逆不可拆,不要在我面前撕谢谢。有些cp洁癖,cp的flag就没倒过。

接受各位的批评和教导。会努力的。

王杰希和王不留行就这么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而治疗之神的白光会永远照亮他前行的轨迹

扩列敲495349980,愿意做你的倾听者

[魔道祖师]一面之缘

世上没什么人不知道,传说有一位有几百年道为的修士,号抱山散人。

世上也没什么人不知道,姑苏蓝家有一位严师出高徒的老先生,叫蓝启仁。

可是这世上估计没几个人知道,这两个看上去毫无联系的人,其实有过丝丝缕缕的关系。

在很多很多年前,蓝先生当时还是一名少年。姑苏蓝氏自古辈出美男子,年轻的蓝启仁相貌堂堂,清秀俊美,一条云纹抹额,一袭白衣似雪,一把七弦古琴,玉指一拨,一音翻起千层浪。刻板严肃,不苟言笑,作为蓝家优秀的内门弟子,蓝启仁简直是把姑苏蓝氏的家训做的一丝不苟。

姑苏蓝氏的子弟,到一定的年龄和修为之后,就会通过夜猎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程度。在蓝启弱冠之时,蓝家十几名弟子一齐前往一座无名之山去捕捉一只食魂煞。

魂煞凶恶,阶级不低。除了蓝家之外还有温家,江家等等和无数无名小族的族人来争夺这只食魂煞,而蓝启仁,则在追捕食魂煞的时候,被魂煞带入歧途,闯进了深山里面无所寻路的地方。在一番激烈的苦战之后,这只狡猾的食魂煞终于倒在了蓝启仁的灵剑下,但是此时的蓝启仁也受了重伤,握剑的虎口不断溢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不停的淌流着鲜血,此时更是天公不作美,暴雨如注落下,拖着一身伤的蓝启仁用尽身上最后一点点灵力向来处奔去,可惜已经完全消耗不起,脱力倒在树林之中。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在一方木榻上,自己身上的伤都被缠上,灵力也恢复了大半,感觉全身上下被洗净了一般说不出的舒服。

正左顾右盼好奇着自己是被谁救了,一个身着素衣斗笠的女子款款走来,捎来一瓶小巧的药瓶,一碗热稀饭,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回绕

“已经无大事了,但是暗伤还是较多。好生修养即可。”
连忙接过面前女子的药于食物,蓝启仁不顾女子的阻拦挣扎着起身行礼。

“谢,谢谢这位仙子相救。在下姑苏蓝家蓝启仁,会深深记下仙子的恩情,日后必涌泉相报...”

“不必不必”女子无奈的摆摆手“你这一身打扮,披麻戴孝似的,一看就知道是蓝安家的后生。不必多礼了,我和你们先祖也算是老相识了,救救他们家的小辈也算是人情。”

这一番话真正是把蓝启仁给说懵了,这位女子...怎么会说认识我的先祖???

看着蓝启仁疑惑又震惊的眼神,女子笑了笑,清清嗓子开口道“不用惊讶,我就是传说中那位和蓝氏温氏先祖一起出道的仙子抱山散人,我不过是出来游山,就看见你晕倒在地上,认得你的抹额就顺手把你救回来了而已。好好修养几天我就带你出去吧,你们蓝家的人不知道多着急。”

蓝启仁木木的,缓缓开口“那...那我怎么报答您?”

“只要不说出去就好”

当蓝启仁回过神的时候,面前的人已经不见了,要不是小方桌上摆着的药瓶,他会以为这一切都是梦。

蓝启仁在这方小院里面生活了几天,每天到了饭点和该上药的时候,抱山散人就会出现,给他带来药瓶和食物,说不上句话就会离开,蓝启仁就这么静静养着,身体也慢慢恢复过来,到第四天,已经可以开始舞剑了。

这次来送些饭食的抱山散人,没有放下就走,而是看着蓝启仁舞剑,居然也是出口指点了两句。蓝启仁在学之一路上非常虚心,把抱山散人交的技巧学的一样样的,两人虽性格不合,但是却能像平辈人一样怼两句,在闲时,还有个自己就很闷给自己弹曲解闷儿,也算快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久的孤居,抱山散人居然觉得这样的生活让自己有一种正真舒心的感觉,有种不想让这个孩子走了的感觉。

她不止一次开玩笑说,她要把蓝启仁留下来陪她,但是蓝启仁却都是毫不在乎的样子,静静的笑着,拨弦吟曲。
终于,一月后蓝启仁的身体终于算是回到了状态,不用抱山散人问起,都能在弦震之音中听出他的归家之意。

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总是有千万般不舍,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还有剑术没交给蓝启仁的理由留下他,似是贪念他的几句毫无趣意的话和悠远绵长的琴音。

一月半后。终于,他还是要走的。就算抱山再用剑法来留,他也只会说一句贪多嚼不烂来静静回回去。两人在月下相望无言。就着月色,蓝启仁又弹了一曲自己这些天弹的最多的,自己做的一首琴曲。琴音如诉。最后,抱山在送他出山的时候,只向他要了一把古琴和一谱曲子。

没有说再会,因为不可能。

没有说所谓不要说出去之话,因为抱山散人已经清楚这个人的性格,或者说,相信他。

“等等”

但是她还是叫住了他,咬了咬唇,开口。

“你来这里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乐趣,我们也算忘年之交了吧?我就给你看看我的样子。”

斗笠一挥,随着脸重新被遮住的时候,这位传说中的仙子也消失在了蓝启仁的面前。

回到姑苏的蓝启仁,还是和往常一般严肃淡漠,变得,可能就是剑法上多出来的那几分灵动。

一年年一岁岁,蓝启仁从一位学子变成了一位教出诸多学子的老先生,那段回忆,似乎已经深深埋藏。

但是在一年清谈会的时候,在江家的一位客卿手中,他听到了熟悉的旋律......那是自己当年教给抱山散人的曲子!

曲音轻轻流动,似是缓缓诉说,一向不苟言笑的蓝启仁轻轻微笑了起来,浑身颤抖着。蓝家的当代家主倾身缓问,蓝启仁笑笑摇头道。

“无妨,想起了一位一面之缘的故人罢了。”

嗷,就这么多了ovo
有些莫名其妙的脑洞[我是谁我在那我在干什么]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评论

热度(20)